唐海兽葡萄纹铜镜
2020-03-10 10:02:54   来源:

查看原图
  在中国各地和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先后出土和发现了许多以瑞兽和葡萄为主要纹饰的唐代铜镜,题材新颖,充满了神秘色彩,引起了考古界的广泛关注。因此,以瑞兽、葡萄为主要纹饰的铜镜也成为了唐代铜镜的典型代表镜型,并以其精良的制作工艺和优美而富于想象力的纹饰纹样,以及其本身所承载的人们对这种瑞兽葡萄纹产生的深刻寓意寄托的猜测,而被许多专家学者称之为“多谜之镜”。
  天水市博物馆馆馆藏唐瑞兽葡萄纹铜镜,是馆藏唐代瑞兽葡萄纹铜镜中的代表作品。此面铜镜为1984年社会征集所得,直径13cm,厚0.8cm,重930g,器形完整。铜镜圆形,伏兽钮。双线高圈将镜背分为内外二区。内区五瑞兽两两相向,一独处,攀援葡萄枝蔓,葡萄较均匀的沿着圈带排列,瑞兽多作匍匐状,露出脊背,有的尾细长,有的为帚形短尾。瑞兽的头大而威,身躯强健。外区肥厚润泽的叶瓣及硕果累累的葡萄串错纵交缠,其间有展翅的禽鸟、蜜蜂。缠枝花草纹缘。此镜镜面纹饰采用高浮雕工艺,极具立体美感,保存完好,仅镜缘有几处锈蚀痕迹, 镜面光洁,呈现青灰色铜质,制作精美,为唐代铜镜的杰出作品。
  瑞兽纹饰图案的出现应是一种原始图腾崇拜的产物,属于中国古代艺术史上最早的一种传统的文化现象。这些传统的神兽图案纹饰逐渐演变成种类丰富、形式多样化的纹饰图案,广泛出现在人们生产生活以及宗教艺术领域,一直沿用和发展至今。在铜镜中出现瑞兽纹饰图案,特别是唐代瑞兽纹饰,大多数学者的观点认为,此类纹饰图案的铜镜具有古代人们避免灾害、图腾崇拜、祈祷猎获、威吓敌人的传统作用和意义。
  葡萄原产于欧洲、西亚和北非一带。据考古资料,最早栽培葡萄的地区是小亚细亚里海和黑海之间及其南岸地区。大约在7000年以前,南高加索、中亚细亚、叙利亚、伊拉克等地区也开始了葡萄栽培。多数历史学家认为波斯(即今日伊朗)是最早酿造葡萄酒的国家。同时有学者认为,艺术品中有关于葡萄的纹饰图案来自于波斯和拜占庭。中国历史上最早对葡萄的文字记载见《诗经·周南》之“南有樛木,葛藟櫐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这里的“葛藟”就是一种野生葡萄。《汉书》中则有“蒲桃”的记载,“可以造酒入酺,饮人则陶然而醉,故有是名”。而葡萄真正意义上在中国的普及时代是唐代,应该与丝绸之路中西方贸易活动在唐代的继续兴盛与发展具有直接的关联。佛教艺术中菩萨手持葡萄表示了五谷不损,所以葡萄纹饰在中国的出现,往往带有五谷丰豋的寓意。葡萄甘甜味美,枝叶繁茂,缠枝蔓延,果实丰硕,特别贴近人们祈盼子孙绵长、家庭兴旺的愿望,所以葡萄纹饰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人们喜闻乐见的装饰题材。葡萄纹饰图案,也就被广泛的被运用在唐代铜镜的装饰之中。
  据宋代徽宗敕撰,王黼编纂的《宣和博古图》就将此类纹饰图案的铜镜形式称为“海马葡萄镜”。 鲁迅在《看镜有感》中也曾提到“海马葡萄镜”。据清代梁诗正等奉敕纂修的《西清古鉴》,则称之为“海兽葡萄镜”。受其影响,建国后,在学术界渐渐的将有瑞兽葡萄纹样的古代铜镜通称为“海兽葡萄镜”。较为普遍并被大多数学者所接受和认同的观点是:海马或海兽其实就是古代的狮子。即,古称“狻猊”。《尔雅•释兽》解:“狻猊如彪猫,食虎豹。”东晋著名学者郭璞注释狻猊,“即狮子也,出西域。”将唐代瑞兽葡萄镜中的兽若界定为狮子的形象,是符合中国古代艺术发展特征和人们的审美理想和审美情趣的。
  同时专家们一致认为以瑞兽和葡萄为主要纹饰的瑞兽葡萄纹铜镜开始流行于初唐唐高宗年间(650--683),在武则天时期最为盛行。隋代和唐初年间,铜镜的主题纹饰主要以瑞兽为主。河南洛阳武则天垂拱元年(公元685年)墓、陕西西安武则天天册万岁元年695年墓、河南洛阳武则天万岁通天二年697年墓、中宗景龙三年709年墓、睿宗景云二年711年墓都出土了瑞兽葡萄纹铜镜。
  天水市博物馆馆藏此面唐代瑞兽葡萄纹铜镜,也正是铜镜艺术在唐代中西文化相互融合,相互转化下发展形成的时代产物。无论从瑞兽还是葡萄的纹饰纹样中,都透露出了浓郁的中国传统文化气息,传递着一个时代美好向上的社会人文信息,体现着中西两种文化的交融和发展。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天水市博物馆这两面唐代瑞兽葡萄镜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意义深远。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