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博资讯 > 列表
清和纯懿——北周赵佺墓志
 时间:2022-04-28 16:28:58 来源:文物保管部 王卓 点击:
  “墓志是我国历史上的人物传记,是研究我国历史的大百科全书,也是极为珍贵的历史档案资料。”从中国古典文献学研究领域来说,北朝墓志是一个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并处于十分重要的文献地位,其与史传相表里,阐幽表微,补网谬误。
 
  在天水市博物馆收藏有一件墓志珍品——赵佺墓志,它出土于天水市秦州区瓦窑坡北山香山寺。墓志由盖和志文两部分组成,盖盝顶,有界格,四行,每行三字,篆书题:开府仪同凤州刺史尉迟墓之志。志文楷书,共二十九行,每行二十九字。据志文记载,该志刻于北周天和六年(公元571年)。张维在《陇右金石录》对此志评价甚高:“志文楷书朗逸,北朝佳构。全石无丝毫损伤,尤难得也”。   
\
  
志文:

公本姓赵,讳佺,字元昌,天水上邽人也。源其滥觞颛顼,聿兴叔带。简子游天,赐二筍而兼翟;无䘏登山,得宝符而取代。先零黠虏,既衂锐于充国;京兆豪民,亦移风于广汉。子卬位高,吮㿈恩重,环奇秀异,隔代联华。十世祖融,汉司隶校尉。祖宾育,秦州别驾,卒赠豫州刺史。父琨冲,广州长史,顺阳郡守。君禀清和之气,资纯懿之德,年犹纨绮,便已嶷然。虽孔文举幼而颖悟,江思玄少而博洽,公之夙成,可为联类。年十四,魏陈郡王临番,辟为主薄。昔黄琼之居江夏,贾谊之在洛阳,度德均年,彼有惭色。于时太祖霸业将基,地已叁分,臣皆十乱,群士慕向,异人并出,相府即开。召公参军事。俄署墨曹,颇如谢晦参宋高之府,有同贾诩从魏武之军。仍除辅国将军、中散大夫、都督。马恰宗戚之贵,嵇康绝俗之高,拟伦二子,时难其选。大统之中,王师东扫,太祖亲御六军,留公总留府十八曹事,凯入荣勤,命为尉迟氏。昔张孟从军,妻敬委辂,赐姓命氏,必有殊功。寻除频阳县令,王剪谢病之乡,秦皇陈述之所。地即三辅,民杂五陵,俗号难治,人多骁悍。公扬清析浊,济宽持猛,权豪屏气,氓庶鼓腹,既制美锦,且泛鸣絃。及皇室勃兴,冢宰作相,乃召公为中外府集现曹加前将军、左银青光禄大夫。萧望之之儒雅,刘更生之术学,侍今望古,未为多谢。太宗践祚,入为御正上士,出入三载,迁司隶大夫。时值大将军邵国公出镇蒲反,妙简英隽,除公大都督蒲州治中,总府司马,河东郡守。董戎任切,骥足务繁,王武望隆,股肱寄重,自非忠公干略,无以克膺兹选。前后称职,帝心简在。乃授公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同桓冲之戎号,兼邓骘之仪比。仪呼甚盛,宗党荣之。寻除小司成,俄迁载师中大夫。共治之美,未易其人。乃出为秦郡守,求马问羊,犹尊前荣,带牛佩犊,自改旧风,教化大行,威德兼著,而与善无征,不救所疾。以天和六年正月九日,春秋卌八,卒于位。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大都督、凤州诸军事、凤州刺史。溢曰:敬。以其年十月廿八日窆 上邽里之山,礼也。惟公资孝为忠,禀礼成敬,伏膺儒术,则负笈从师,志隆堂构,则弹冠入仕。御下以宽,与人以信,约身以俭,处物以公,方当赞此隆平,参兹多士,而降年弗永,遽从怛化。悲陵谷之迁贸,戄遗芳之不传,陈词无愧,乃为铭曰:隋珠和玉,赵璧夏璜,岂如显允,邦国之光,频参大府,亟纽戎章,仪均论道,任即惟良,寒松比秀,秋菊争芳,波澜不测,墙仞谁量,厚地高天,相去几千,幽幽深夜,寂寂穷泉,死而可作,吾当与旋。

 
\

\
 
  根据墓志记载,赵佺,本姓赵,字元昌,是北朝时期天水著名的政治家,被赐鲜卑族旧姓“尉迟”,其生于公元523年,逝于公元571年,历经北魏、西魏、北周三朝。通过对赵佺墓志铭的分析可知,赵佺乃赵充国之后。赵充国字翁孙,陇西上郢人,西汉时期著名的将领。充国之子赵卬,曾官至右曹中郎将。赵佺十世祖是赵融,字稚长,担任汉司隶校尉。赵佺祖父为赵宾育,秦州别驾,豫州剎史。到其父赵琨冲为广州长史,顺阳郡守,从中可知赵佺家世显赫,是世家大族。
 
  赵佺一生经历也非常丰富,他年十四时,“太祖霸业将基,召公参军事”,即受宇文泰召参与军事。不久宇文泰任命赵佺为总留府十八参事,赐尉迟姓。任命为频阳县令。在做县令期间,赵佺惩恶扬善,遏制豪强,清正廉洁,受到当地百姓的尊敬,出现了繁荣安定的社会现象。后又任命赵佺为中外府集曹加前将军左银青光禄大夫。三年后,迁为司隶大夫,大都督蒱州治中总府司马,河东郡守。由于赵佺忠心耿耿,又有卓越的军事才能,授予其车骑大将、仪同三司。此后又迁小司成,载师中大夫。被任命为秦郡守。赵佺到任后,改革该地的教化,鼓励当地发展畜牧业,恩威并施,为当时所称赞。其卒后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大都督凤州诸军事凤州刺史,谥号敬。通过对《赵佺墓志铭》的分析,能够弥补正史之阙,丰富陇右地区史料。

  北朝墓志大量记录着那个时代人们的生存状况,保留着那个朝代的特殊文化,如墓志的文字形体多变,使它成为研究古代文字的重要资料。墓志大量用典,形成含蓄婉转的文风,墓志本身就是一个语言宝库,对于研究汉语词汇及辞书编纂具有不可低估的价值。总之,北朝墓志的大量出土,为政治、历史、文学、文字、语言、文献、地理、民俗、谱碟、中西交通、社会、经济、宗教传播诸方面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料,是其他一些考古文字资料所难以相比的。特别是通过墓志这种器物来阐述人类对于生命与死亡的认识,并去探讨人类思想演化的历史应是最有实证意义的。
 
相 关 新 闻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天水市博物馆文物保护修复中心对展厅拟保护修复金属文物进行现场查看和提取工作
下一篇:伏羲文化当代价值的再认识


天水市博物馆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通讯地址: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伏羲路110号 邮政编码:741000
联系电话:0938-8291377 邮箱:tssbwg1015@163.com